禅陶居工作室
邮 编:214221
联系人:朱鸿钧
QQ:397786686
手 机:13915383357
华天壶 *

 

朱鸿钧紫砂艺术:华天壶,

 

160CC;泥料: 红泥调砂(略含朱泥)


    作品造型构思巧妙,神完气足,龙嘴、兽钮,直线弧线结合,设计古朴

端庄,形、神、气、力、势、韵和谐美观;工艺规矩,做工地道,阳刚

和柔美传递美的艺术享受,使紫砂艺术在造型和气势上象征着拥有此壶

者的地位显赫,勇者 必胜的信念!

 

 

—⇔—⇔—⇔—⇔—⇔—⇔—⇔—⇔—⇔—⇔—⇔—⇔—⇔—⇔—⇔—⇔—⇔—

 

 

 

江西赣州罗俊刚先生购藏


禅陶居朱鸿钧紫砂艺术及书法作品


160cc红泥调砂《华天壶》:

 

 

 

        作品铭文: 日观仙云随凤辇。


        此诗句中的 “凤辇”(安车、凤晕),是皇后乘坐
的,用的花纹是凤纹。

 

 

 

 

         罗俊刚先生有闺女罗玉凤,“日观仙云随凤辇”,意即每天看到自己的女儿

乘坐着有仙云相随的  “凤辇” 四处遨游。

 

 

 

 

        另一面铭文:天门瑞霭照龙衣。


        瑞霭:吉祥之云气,亦以美称烟雾,类似于祥云。
        龙衣:天子的袍服。

 

 

 

 

         罗俊刚先生有贵子罗玉龙,“天门瑞霭照龙衣”,寓意其子罗玉龙穿着有祥云

环绕的天子袍服。

 

 

 

 

       罗俊刚先生儿女双全福满堂,实乃人生之大幸也!

 

 

 

 

        花开叶落,日升月隐,春去秋来,轮回不息。轻捻一缕明媚的阳光,掬一颗

波澜不惊的素心,轻轻坐在书桌旁。案头,一杯茶,一本书,身伴儿女绕膝嬉戏,

就是我的整个。      

 

 

 


作品证书:

 

 

华天壶 160cc 红泥调砂

作品铭文:日观仙云随凤辇
                     天门瑞霭照龙衣      甲午开冬

罗俊刚先生雅藏永宝增福寿   

宜兴紫砂工艺厂禅陶居紫砂艺术
级工艺美术师陶玄子鸿钧心造
鸿钧一道传三友   壶中妙法贯须弥

 

 

 

禅陶居朱鸿钧书法艺术:

 


  日观仙云随凤辇   天门瑞霭照龙衣


                                                     陶玄子 鸿钧笔

 

 

 

 

—⇔—⇔—⇔—⇔—⇔—⇔—⇔—⇔—⇔—⇔—⇔—⇔——⇔—⇔—⇔—⇔—

 

 

浙江东阳“得珠斋”主卢国龙先生购藏:

 

 

    该作品大气庄重,线条流畅而刚劲有力,柔中见刚,过度衔接之处丝毫不显

生硬。壶钮塑貔貅兽,威仪傲踞; 壶咀、壶把象征潜龙穿越而出。意境中透

出节奏美和运力美。

 

 

 

 

    作品正面铭文:寒暑香茗闹中啜

    用清净心、平常心、看世事、品好茗,简简单单、清清净净,含笑看世事,

淡定走人生,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作品另一面铭文:来往年华静里观。在水雾萦绕的淡淡清香中,品的是茶,

静的是心,悟的是人生,洗涤的是灵魂。一杯茶,品人生沉浮!

    平常心,造万千!一杯清茶,一种人生!

 

 

 

 

 

    欲问禅,想想茶。禅与茶,味味一味,人与自然之合一。

    “茶禅一味”,莫名地就喜欢上这个名字,让我的心在瞬间变得清涤、宁静。

 

 

 

 

    随着人们物质文化的不断提高,精神享受达到一定品位,拥有一把心仪的、

而且刻饰有藏家指定自己收藏印的紫砂壶,已经成为自身文化修养和品位

高低的一种象征。

 

 

 

 

    整器造型结构严谨,制作精细,泥色温润,端庄而不失清新,堪称为紫砂壶

中表现材质美、工艺美、形式美、内容美、功能美等“五美”境界的佳品。

 

 

 

 

    “一壶一”,紫砂壶正成为文化、品位的象征,制作者都有自己的独

到的紫砂文化理念,加之自身的制壶 技法赋予了作品的灵魂,使得作品

兼具日常实用和玩赏品味、感悟人生之妙趣。


 

 


作品证书:

 

 

华天壶 160cc 红泥调砂
作品铭文:寒暑香茗闹中啜 来往年华静里观 甲午 清和
卢国龙君嘱壶内刻 得珠斋藏
宜兴紫砂工艺厂 禅陶居紫砂艺术
级工艺美术师陶玄子鸿钧心造
鸿钧一道传三友 壶中妙法贯须弥
 

 

 


获赠禅陶居朱鸿钧书法艺术:

 


寒暑香茗闹中啜 来往年华静里观


                   甲午年清和月 鸿钧笔

 

 

            清人杨守敬,在《学书迩言》中曾提到:“一要品高,品高则下笔妍雅,

不落尘俗;二要学富,胸罗万有,书卷之气,自然溢于行间,古之大家,莫

不备此,断未有胸无点墨,而能超佚等伦者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