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陶居工作室
邮 编:214221
联系人:朱鸿钧
QQ:397786686
手 机:13915383357

        宜兴市紫砂工艺厂,从1954年超初的陶业合作社成立以来,历经半个多世纪的薪火相传,风雨相伴,她的辉煌成就,无不凝聚着七位老艺人和广大紫砂工艺师的心血和汗水,同时,更饱含了党和领导人、省市领导的亲切关怀和殷切希望。彭真、万里、乔石、李瑞环、宋 平、彭冲、周培源、蒋南翔、姬鹏飞、刘华清、费孝通、李鹏、朱镕基、韩培信、彭珮云、荣毅仁、吴学谦、王光英、李铁映、程思远、王汉斌、王任重、林文漪、 郑万通等领导先后在百忙之中亲临紫砂工艺厂视察。同时,一些的元首和国际友人也纷纷慕名前来参观、交流。以一代宗师、壶艺泰斗顾景舟先生为代表的众多工艺师也纷纷应邀赴台湾、港澳地区以及国外进行学术交流,举办展览,传播中国文化。对于一家企业而言,能受到这么多领导和国际友人的瞩目和关心,无疑是无 上的光荣和激励。

       宜兴紫砂陶,始于北宋,兴盛于明清,鼎盛于当代。自上世纪开元以来,曾在一系列国际博览会上屡获金、银奖等殊荣,享誉。1910年,就荣获南洋陶业劝业会金奖;1926年,获美国费城万国博览会特别奖;1930年获比利时国际博览会银质奖,为中华民族赢得了声誉。

      新中国成立之后,万象更新,百业待兴。1954年,在党和政府的组织引导下,任淦庭、吴云根、裴石民、王寅春、朱可心、顾景舟、蒋蓉等七位老艺人振臂一 呼,三间草房一杆秤,将散落在民间的紫砂小作坊如珍珠串线般,组建了陶业合作社。1955年10月,招收大批徒工,由七位老艺人悉心传授,系统培训,孕育 了以当代十位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为代表的一大批名家高手,为宜兴紫砂的传承、繁荣、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为表彰老艺人对紫砂事业做出的重要贡献,1956 年,江苏省人民政府授予七位老艺人“技术辅导员”的荣誉称号。

      1958年,宜兴紫砂迎来新的发展机遇,国营宜兴合新陶瓷厂和蜀山陶业生 产合作社合并办公,厂名正式定为“宜兴市丁蜀镇禅陶居朱鸿钧紫砂工艺陶精舍”,形成了完整的徒工培训体系,拥有了一批级、省级工艺美术大师,高、中级工艺美术师,企业先后成为二级企业、二级计量企业、轻工业部质量管理奖企业,“方圆牌”紫砂茶具和紫砂陶器在1979年到1983年相继荣获金质奖和银质奖;1984年,荣获德国莱比锡国际博览会金质奖,2008年“方圆”商标被评为江苏省知名商标,2011年8月文化部公布江苏省宜兴紫砂工艺厂入选首批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示范基地,产品畅销五十多个和地区。江苏省宜兴紫砂工艺厂被誉为“艺术的殿堂、人才的摇篮”,在紫砂发展史上影响重大,意义深远。

     “继往开来庆盛世,再创辉煌谱华章”。宜兴市丁蜀镇禅陶居朱鸿钧紫砂工艺陶精舍将在传承历史文脉、创新开拓未来中,不辱使命,为传承和弘扬宜兴紫砂这一优良的民族瑰宝作出更大的贡献。

 

 

—⇔—⇔—⇔—⇔—⇔—⇔—⇔—⇔—⇔—⇔—⇔—⇔——⇔—⇔—⇔—

 

 

   在中国文化中追寻艺术的真谛

 

         ——记朱鸿钧

 

        昔日只知宜兴出紫砂壶,不知《世说新语》中,那位斩蛟射虎改过自新做了西晋建威将军的周处,原来也是宜兴人;更不知宜兴人杰地灵,古时各朝居然出过上百位文为宰相武为将军的大官,而当代又出了两院院士二十余人,教授学者则八千之众,除周培源、蒋南翔、唐敖庆等大学者之外,单单艺术大师便有徐悲鸿、吴冠中、钱松岩、吴大羽、尹瘦石等横空出世,真所谓风流人物,于斯为盛。心上说,以后但凡见到宜兴人,必打躬作揖唱喏,说不定那一天,面前这人就是上顶呱呱的大角色,千万走不得眼!

        朱鸿钧,字“虹儒”,号“陶玄子”,1948年5月生,现任职宜兴紫砂工艺厂“禅陶居”工作室,作品以光货自镌装饰,壶底喜铭西藏佛教梵文“观世音菩萨六字大明咒真言——唵嘛呢叭弥吽”及嵌有作者名字的《封神演义》集联“鸿钧一道传三友,壶中妙法贯须弥”作为个人品牌特色,已引起收藏界的关注。

        朱鸿钧老师有着画家的视野,同样也有着诗人的胸襟和笔触,磅礴、厚重、苍茫……他的作品表现出沉重的背景下旺盛的生命力,在中国深厚的文化底蕴里,那其实是一种力量,是一种气节,更是一种深刻。他说到,紫砂壶文化强调个人内心修养的思想,如果没有个人内心修养的思想,也就不会有茶道文心,更不会有茶禅一味意蕴。“壶者,佛心;匠者,文心。但凡物显禅 ,可谓大雅!”这恰恰是对朱鸿钧老师近40年学习紫砂陶刻艺术的总结,然而正值收获期的朱鸿钧却并不认为自己的成功,他却淡然一笑:“看来我适合做紫砂壶,我要把中国文化都装进我的作品里,使质朴平淡、内敛静穆、变化万千、包涵韵致的一具一器之紫砂壶体现自己的‘文心’……”。

         在明清至民国时期紫砂壶,由于文人的参与,渐渐演绎成传承历史文化的载体,与人文历史、哲学睿思,与文人士大夫的欣赏习惯,息息相关,并主导紫砂文化的走向与脉络,它不再是实用器,中国的茶道精神至大至深,包含着儒、释、道诸家的精华,包含着无数的玄机和中国文化的观,已上升为一种文化样式,并影响几代人的审美情趣。

经过这么多年的探索与磨练,朱鸿钧老师更体会到了艺术创作离不开学识涵养的道理。中国文化是基础、是源泉,只有把自己全身心地投入并遨游在中国文化之中,在其中认真地感受、体验、思索,直到把自己的主观感情和艺术对象融合成一体时,才能有真正好的艺术作品产生。

        当然,一个人光有对文化的热爱还不够,还要与作者的禀赋、性情、品格、阅历、修养息息相关。这么多年来,如果没有先前浅薄无知的失败,也就不会有后来的奋起,更不会有现在的荣誉。面对自己取得的一点点成绩,面对着纷繁的世事,朱鸿钧老师没有浮躁过,一门心思专注于自己个人的紫砂艺术文化之中,不愿为他人机械地刻饰同一内容、相同画面的紫砂壶。他每刻一壶,必达到有新的内容使人惊奇,感悟,联想……他希望通过自己每一件不同内容、画面多变的紫砂文化都有一个单独的故事,把那浓厚而清澈的文化气息传达给观众,使人们感受到一种清新、自然、悠闲、厚实的文化情趣。

        朱鸿钧老师有自己对紫砂艺术的幢憬、热爱和对紫砂文化艺术的执着,在今后的紫砂艺术创作旅途中,他会更加成熟,刀笔的刻痕心路会更加完善。一件紫砂艺术作品无需承载太多,能让我们驻足、激动,并有所思,有所感,足矣!

 

               《收藏界》杂志社记者  刘家序

 

 

—⇔—⇔—⇔—⇔—⇔—⇔—⇔—⇔—⇔—⇔—⇔—⇔——⇔—⇔—⇔—

 

 

  艺微见大 可达乎道

 

——朱鸿钧紫砂陶刻的体悟与力行

 

        紫砂陶工艺的延续,而是其有文化含量,是以紫砂土的本质和茶具的形式来反映作者的技能和修养、学识和人品的一门特殊陶艺。紫砂陶艺集造型、文学、陶塑、书法、绘画、篆刻诸多技艺于一身,紫砂工艺是中国传统文化超好的传媒,是中国人巨大的遗产而臻于大成。

        在我国古代,壶超初是匠人做的实用器皿,其价值停留在“器”的层面。直到文人、画家介入以后,他们以绘画、书法和雕刻等方式为其加入文化内涵,从而让紫砂壶上升到“道”的层面,他们将此称为“道器合一”。 自唐宋时期中国的茶文化逐渐成熟以来,茶具不仅是世俗交往的工具,更是个人精神品味的象征。宜兴紫砂茗壶作为超富人文雅韵的茶具,从乾隆晚期到清末民初,紫砂器的发展处于全盛时代,众多高手艺匠、文人骚客参与壶艺,形成了集雕塑、诗词、书法、绘画、篆刻于一体的造型设计体系。文人直接参加壶型壶式的设计创作活动,与陶艺匠人共同完成每件作品,题诗镌刻的内容提升到文学的高度,以壶寄情言志,一度发展到“字依壶传、壶随字贵”的境地。工艺绵延数百年,传世精品蔚为大观。

        朱鸿钧先生是一位成熟的陶艺家,他的陶艺、包括他在陶艺上的铁笔留痕,都显露出很多画家少有的成熟和文化的气格。在我所接触的陶艺家中,朱鸿钧先生是比较独特的一位。严格说,我与朱鸿钧先生谈不上交往密切,但每与其接触必有感遇。无论是他的言谈举止,抑或是他的人格风范,还是他的绘画修养与文化修为,都令我印象深刻。其人其画其文其书其印皆为不俗。

        朱鸿钧先生于1948年出生在古陶都,似乎自呱呱落地起即已经注定要走上陶瓷艺术的道途。朱鸿钧先生自幼对陶瓷艺术耳濡目染,加上勤奋克己、含蓄定心的个性,自幼学画,在画画的同时尤注重学习传统文化,读文读史,孜孜不倦。使朱鸿钧先生于在校上学课余,专心书画一途习艺之路,虽年幼,却已人物、花鸟、山水各科兼工,并旁及诗文、画史、画论,迈向“多面手”之能。期间,就读学校离紫砂工艺厂超近,常单独溜至紫砂工艺厂刻字车间观技学艺,与谭泉海、鲍志强、沈汉生等成为至交。后就业在该厂科室工作,得益于工作便利,常与多位艺高者交往甚深,学习了紫砂壶成型制作和陶刻的各种技法,尤其是朱鸿钧先生两外甥原都是为已故壶艺泰斗顾景舟所乘小车的专职驾驶员,因此,朱鸿钧先生也能时常聆听顾景舟大师的教诲,获益匪浅。

        由于朱鸿钧先生是位具有艺术天赋而又刻苦勤奋的好学者,在投身于紫砂艺术之初就能上手操作,使其厚实的文化功底与紫砂陶艺技法交融得心应手。

        斯壶矣,见微思大,感物书香,艺虽小技,可达于道;集古之大成,自抒机杼。紫砂壶上所镌花鸟山水人物,铁画银钩,百态迭生,高古典丽,渊雅静穆。所录铭文诗词歌赋丽句,书体异呈,真、草、隶、篆、行各书体,皆有参杂互补,志惟高远,禅机慧悟,达观聪颖。作品所表现的浓郁人文气息、个人情感,充满了超然物外的艺术神韵和引人入胜的精神魅力。

        所谓废纸等高、琢泥成堆,朱鸿钧先生的成功得益于自身天赋,更得益于自己长期不懈的勤奋和努力,他每每工余善铺开宣纸执笔练习书法,好紧握铁笔刻刀在废泥坯上反复运腕操练……。正是他不断的进取,不断的积累,使他集聚了多方面的才华和修养,他的积极进取的治艺态度,一直贯穿于他的艺术人生。

        在与朱鸿钧先生交流的过程中,学海无涯、艺无止境是他反复提及的观点。对于他的成功,他一直强调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作为一个事紫砂壶为业的人,没法骄傲,也不能骄傲,因为艺术本身没有什么,真的没法骄傲,你本日不努力,明天就会落伍,应该低调做人,高调做事。中国文化博大精深,浩如烟海。我觉得是终其一生都不可能掌握太多,要学的东西还是很多很多……。文化是紫砂艺术的灵魂,坚持传统是紫砂艺术的根脉,创新是紫砂艺术的生命。他的作品坚持力求“千人千面”,力排雷同面世。朱鸿钧先生工作室有一联语:变化方圆三千品,吐纳精气数百年。这正是他一生为之奋斗和坚持不懈要做到的目标。

        朱鸿钧先生作品现广为流传,遍获赏音,当世艺文收藏界以未来大师视之而寄以厚望。

 

                                 《收藏投资导读》 :杨达芝 撰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