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陶居工作室
邮 编:214221
联系人:朱鸿钧
QQ:397786686
手 机:13915383357

           

       朱鸿钧,字“虹儒”、号“陶玄子”,一九四八年五月生,级工艺美术师,现于宜兴紫砂工艺厂 “紫砂博物馆” 909 “禅陶居” 工作室设计创作。紫砂壶艺师承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徐汉棠、顾绍培先生,紫砂陶刻装饰师承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谭泉海先生。

       其所制作品承古铸今,博采众长,法古思变,创新能典,坚持以 “心匠自得为高” 的创作原则,并崇尚 “字随壶传、壶随字贵” 的高品味要求,作品上特喜以清代郑板桥之极具音乐节奏的韵律感的 “乱石铺街”、“六分半” 书体为主,并且真、草、隶、篆、行各书体融会贯通,镌古诗文辞进行装饰。充分张扬个人文学修养,使作品达艺术审美之超高境界,形成相对独立的艺术风格,使藏壶有缘同仁“赏壶观文、慧悟机趣、摆脱尘凡、跳出宠惊!”

     尤其是本人极具品牌特色的作法,善于在茗壶底部镌刻西藏佛教梵文 “观世音菩萨六字大明咒” ——唵嘛呢叭弥吽 “六字真言”、以及镌上嵌有作者名字的《封神演义》集联:“鸿钧一道传三友,壶中妙法贯须弥”, 以澄明宁静的禅心逸态广积善缘,超然物外,增长智慧!

     历年来,所制紫砂陶艺新品参加各类展评,先后荣膺过级,地区级、省级大奖。同时,作品也先后入编国内外各类壶谱、图、典中。醉心入道,志乐壶艺,造诣渐臻,藏赏悦心。

 

 

 

—⇔—⇔—⇔—⇔—⇔—⇔—⇔—⇔—⇔—⇔—⇔—⇔——⇔—⇔—⇔—

 

 

    在中国文化中追寻艺术的真谛

 

         ——记朱鸿钧

 

      昔日只知宜兴出紫砂壶,不知《世说新语》中,那位斩蛟射虎改过自新做了西晋建威将军的周处,原来也是宜兴人;更不知宜兴人杰地灵,古时各朝居然出过上百位文为宰相武为将军的大官,而当代又出了两院院士二十余人,教授学者则八千之众,除周培源、蒋南翔、唐敖庆等大学者之外,单单艺术大师便有徐悲鸿、吴冠中、钱松岩、吴大羽、尹瘦石等横空出世,真所谓风流人物,于斯为盛。心上说,以后但凡见到宜兴人,必打躬作揖唱喏,说不定那一天,面前这人就是上顶呱呱的大角色,千万走不得眼!

      朱鸿钧,字“虹儒”,号“陶玄子”,1948年5月生,现任职宜兴紫砂工艺厂“禅陶居”工作室,作品以光货自镌装饰,壶底喜铭西藏佛教梵文“观世音菩萨六字大明咒真言——唵嘛呢叭弥吽”及嵌有作者名字的《封神演义》集联“鸿钧一道传三友,壶中妙法贯须弥”作为个人品牌特色,已引起收藏界的关注。

      朱鸿钧老师有着画家的视野,同样也有着诗人的胸襟和笔触,磅礴、厚重、苍茫……他的作品表现出沉重的背景下旺盛的生命力,在中国深厚的文化底蕴里,那其实是一种力量,是一种气节,更是一种深刻。他说到,紫砂壶文化强调个人内心修养的思想,如果没有个人内心修养的思想,也就不会有茶道文心,更不会有茶禅一味意蕴。“壶者,佛心;匠者,文心。但凡物显禅 ,可谓大雅!”这恰恰是对朱鸿钧老师近40年学习紫砂陶刻艺术的总结,然而正值收获期的朱鸿钧却并不认为自己的成功,他却淡然一笑:“看来我适合做紫砂壶,我要把中国文化都装进我的作品里,使质朴平淡、内敛静穆、变化万千、包涵韵致的一具一器之紫砂壶体现自己的‘文心’……”。

      在明清至民国时期紫砂壶,由于文人的参与,渐渐演绎成传承历史文化的载体,与人文历史、哲学睿思,与文人士大夫的欣赏习惯,息息相关,并主导紫砂文化的走向与脉络,它不再是实用器,中国的茶道精神至大至深,包含着儒、释、道诸家的精华,包含着无数的玄机和中国文化的观,已上升为一种文化样式,并影响几代人的审美情趣。

      经过这么多年的探索与磨练,朱鸿钧老师更体会到了艺术创作离不开学识涵养的道理。中国文化是基础、是源泉,只有把自己全身心地投入并遨游在中国文化之中,在其中认真地感受、体验、思索,直到把自己的主观感情和艺术对象融合成一体时,才能有真正好的艺术作品产生。

      当然,一个人光有对文化的热爱还不够,还要与作者的禀赋、性情、品格、阅历、修养息息相关。这么多年来,如果没有先前浅薄无知的失败,也就不会有后来的奋起,更不会有现在的荣誉。面对自己取得的一点点成绩,面对着纷繁的世事,朱鸿钧老师没有浮躁过,一门心思专注于自己个人的紫砂艺术文化之中,不愿为他人机械地刻饰同一内容、相同画面的紫砂壶。他每刻一壶,必达到有新的内容使人惊奇,感悟,联想……他希望通过自己每一件不同内容、画面多变的紫砂文化都有一个单独的故事,把那浓厚而清澈的文化气息传达给观众,使人们感受到一种清新、自然、悠闲、厚实的文化情趣。

      朱鸿钧老师有自己对紫砂艺术的幢憬、热爱和对紫砂文化艺术的执着,在今后的紫砂艺术创作旅途中,他会更加成熟,刀笔的刻痕心路会更加完善。一件紫砂艺术作品无需承载太多,能让我们驻足、激动,并有所思,有所感,足矣!

                 《收藏界》杂志社记者  刘家序

 

 

 

—⇔—⇔—⇔—⇔—⇔—⇔—⇔—⇔—⇔—⇔—⇔—⇔——⇔—⇔—⇔—

 

 

 

艺微见大 可达乎道

 

    ——朱鸿钧紫砂陶刻的体悟与力行

 

        紫砂陶工艺的延续,而是其有文化含量,是以紫砂土的本质和茶具的形式来反映作者的技能和修养、学识和人品的一门特殊陶艺。紫砂陶艺集造型、文学、陶塑、书法、绘画、篆刻诸多技艺于一身,紫砂工艺是中国传统文化超好的传媒,是中国人巨大的遗产而臻于大成。

        在我国古代,壶超初是匠人做的实用器皿,其价值停留在“器”的层面。直到文人、画家介入以后,他们以绘画、书法和雕刻等方式为其加入文化内涵,从而让紫砂壶上升到“道”的层面,他们将此称为“道器合一”。 自唐宋时期中国的茶文化逐渐成熟以来,茶具不仅是世俗交往的工具,更是个人精神品味的象征。宜兴紫砂茗壶作为超富人文雅韵的茶具,从乾隆晚期到清末民初,紫砂器的发展处于全盛时代,众多高手艺匠、文人骚客参与壶艺,形成了集雕塑、诗词、书法、绘画、篆刻于一体的造型设计体系。文人直接参加壶型壶式的设计创作活动,与陶艺匠人共同完成每件作品,题诗镌刻的内容提升到文学的高度,以壶寄情言志,一度发展到“字依壶传、壶随字贵”的境地。工艺绵延数百年,传世精品蔚为大观。

        朱鸿钧先生是一位成熟的陶艺家,他的陶艺、包括他在陶艺上的铁笔留痕,都显露出很多画家少有的成熟和文化的气格。在我所接触的陶艺家中,朱鸿钧先生是比较独特的一位。严格说,我与朱鸿钧先生谈不上交往密切,但每与其接触必有感遇。无论是他的言谈举止,抑或是他的人格风范,还是他的绘画修养与文化修为,都令我印象深刻。其人其画其文其书其印皆为不俗。

        朱鸿钧先生于1948年出生在古陶都,似乎自呱呱落地起即已经注定要走上陶瓷艺术的道途。朱鸿钧先生自幼对陶瓷艺术耳濡目染,加上勤奋克己、含蓄定心的个性,自幼学画,在画画的同时尤注重学习传统文化,读文读史,孜孜不倦。使朱鸿钧先生于在校上学课余,专心书画一途习艺之路,虽年幼,却已人物、花鸟、山水各科兼工,并旁及诗文、画史、画论,迈向“多面手”之能。期间,就读学校离紫砂工艺厂超近,常单独溜至紫砂工艺厂刻字车间观技学艺,与谭泉海、鲍志强、沈汉生等成为至交。后就业在该厂科室工作,得益于工作便利,常与多位艺高者交往甚深,学习了紫砂壶成型制作和陶刻的各种技法,尤其是朱鸿钧先生两外甥原都是为已故壶艺泰斗顾景舟所乘小车的专职驾驶员,因此,朱鸿钧先生也能时常聆听顾景舟大师的教诲,获益匪浅。

        由于朱鸿钧先生是位具有艺术天赋而又刻苦勤奋的好学者,在投身于紫砂艺术之初就能上手操作,使其厚实的文化功底与紫砂陶艺技法交融得心应手。

        斯壶矣,见微思大,感物书香,艺虽小技,可达于道;集古之大成,自抒机杼。紫砂壶上所镌花鸟山水人物,铁画银钩,百态迭生,高古典丽,渊雅静穆。所录铭文诗词歌赋丽句,书体异呈,真、草、隶、篆、行各书体,皆有参杂互补,志惟高远,禅机慧悟,达观聪颖。作品所表现的浓郁人文气息、个人情感,充满了超然物外的艺术神韵和引人入胜的精神魅力。

        所谓废纸等高、琢泥成堆,朱鸿钧先生的成功得益于自身天赋,更得益于自己长期不懈的勤奋和努力,他每每工余善铺开宣纸执笔练习书法,好紧握铁笔刻刀在废泥坯上反复运腕操练……。正是他不断的进取,不断的积累,使他集聚了多方面的才华和修养,他的积极进取的治艺态度,一直贯穿于他的艺术人生。

        在与朱鸿钧先生交流的过程中,学海无涯、艺无止境是他反复提及的观点。对于他的成功,他一直强调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作为一个事紫砂壶为业的人,没法骄傲,也不能骄傲,因为艺术本身没有什么,真的没法骄傲,你本日不努力,明天就会落伍,应该低调做人,高调做事。中国文化博大精深,浩如烟海。我觉得是终其一生都不可能掌握太多,要学的东西还是很多很多……。文化是紫砂艺术的灵魂,坚持传统是紫砂艺术的根脉,创新是紫砂艺术的生命。他的作品坚持力求“千人千面”,力排雷同面世。朱鸿钧先生工作室有一联语:变化方圆三千品,吐纳精气数百年。这正是他一生为之奋斗和坚持不懈要做到的目标。

        朱鸿钧先生作品现广为流传,遍获赏音,当世艺文收藏界以未来大师视之而寄以厚望。

                《收藏投资导读》 :杨达芝 撰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