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陶居工作室
邮 编:214221
联系人:朱鸿钧
QQ:397786686
手 机:13915383357

紫砂壶与宗教渊源

    在千年江南古镇“陶都”宜兴,吴越佛教特别对赋予吴越文化所代表的紫砂壶影响较为显著,值得我们去探究她与佛教的渊源。
“天下壶”与佛教的渊源
    传说现在收藏在中国历史博物馆里的号称中国“天下壶”的“供春壶”就诞生在佛门圣地宜兴金沙寺。相传此壶的制作人供春“偷艺”于寺中金沙僧,于是模仿千年一见的树瘿捏了一把壶,将捏好的壶取名为“树瘿壶”。“树瘿壶”经过几世的挫折,由吴大征又得之于沈均和处收藏,后被西蠡黄氏所得,后又从黄家流出被绍兴傅叔和收藏,在战乱纷飞的年代超后被储南强(储安平父)无意间从苏州地摊上认知,经与黄宾虹考证,以裴石民复原壶盖。超后经历种种世态,在新中国成立后捐赠给了。单从“天下壶”的成壶方面来看,它诞生在佛门圣地宜兴金沙寺, 供春偷艺的那个师傅是金沙寺中的和尚,制作成壶的泥料是经金沙僧手由倒水点滴采集所得,而制壶的灵感是寺中的千年银杏, 由此可见宜兴紫砂壶与佛家是有缘的。

 

    禅陶居朱鸿钧绘画艺术:“陶壶鼻祖——供春造壶图”


“受壶支配的茶”与佛教的渊源
    伴随着茶文化的发展,饮茶方式经历了由普通粗质的陶碗向小巧玲珑美观的紫砂壶而转变,佛家有一重要的派系被称为涅槃派,他们反对偶像崇拜,反对净土信仰而被广大佛教信徒而接受。他们认为,佛身是常,佛性是我,一切众生皆有佛性。当然,对于芸芸众生来说要获得顿悟真的特别难,有些高僧认为手捧紫砂壶细细地品着香茗,找到了用普通陶碗所没有的感觉,心胸开阔地好像拥有了整个大千,更好似顿时领悟到通过一张泥凳、一陀紫泥,运用几把朴素的工具捶打捏摩,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在点、线、面的里,紫砂先民们青灯白壁潜心修行,与那朗诵金文、虔诚信仰有异曲同工之妙的深刻内涵。也曾因此,紫砂与这些领悟佛门之道的僧人们结下了不解之缘。
紫砂壶的壶型与佛教的渊源
如果说想深刻揭秘紫砂壶的内涵, 除了对它内在的了解外,印象的灵感体验不容忽视,要想真正的了解一把壶,它的壶型起着超基本的作用。由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吕尧臣首创的取材源于佛教中的大肚罗汉, 取名源于“肚大能容天下事”的“容天壶”,对现代紫砂壶艺影响较为显著。以壶型与佛教结缘, 突出受吴越佛教影响的程度。通过不同时期对紫砂与佛教的感悟体会,他所创作的壶经历了由偏低到较高的转变。使得人们在观赏时,被壶的稳重大度、在质朴中见深厚的气韵所感染,联想到传说唐末五代时一位身材短胖、言语无定、随处坐卧,经常以仗背一布袋入市四处化缘,见物则乞,名叫契此的布袋和尚(长汀子),从而使得人们在品茗时被眼前景物的联想所折服,脑海中时时不能停止关于佛教的无穷想象。像我们所熟知的“佛手壶”、“僧帽壶”等等的壶型都取材与佛教的典籍与传说,来源于生活而又高于生活,享受着生活的乐趣美,品味着紫砂壶的壶型与佛教的渊源。
超后,宗教是对现实的一种反映,是虚拟的、印象的。但是通过受虚拟、印象感性上升为理性的影响,而制作的宜兴紫砂壶的价值可见一斑, 使得它成为典型的吴越佛教影响下的吴越文化的结晶。手握一把紫砂壶若置身大千我们会深深地感受到, 手中的那把壶一方面向人们诉说着宜兴先民们的勤劳与智慧; 一方面在向人们诉说着它与佛教的渊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