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陶居工作室
邮 编:214221
联系人:朱鸿钧
QQ:397786686
手 机:13915383357

风乍起 吹皱一池春水 茶即蕴 引来众多骚客

    虽然没有了隐匿山林,竹林之下集会畅饮,吟诗作对的悠闲,但我们可以再快节奏方式生活之余用紫砂壶泡一杯好茶,驱散工作生活之苦,享受原始的轻松与自然,品读人生的妙趣和道理。可以说,使用紫砂壶的历史就是中国人将生活艺术化的过程,紫砂壶不同于书画等其他艺术品,仅仅是用来观赏、养眼的,紫砂壶更大的优点是集艺术与生活于一体,让一件静物可以附带生命的灵动。紫砂壶的造型装饰功能泥质以及经久冲泡后壶质地的细微变化,使用者心领神会,而学会欣赏与鉴别紫砂壶,以免在收藏时交了学费。

    “壶中自有乾坤在,煮茶品茗任江湖”。如今,从北京到南京,从上海到广州,小小的紫砂壶,正在收藏市场掀起千层浪,难怪有人用“点泥成金”来形容现在的紫砂市场。不仅大师壶价格飞涨,新生代的作品也一壶难求。究竟是谁在推动这个市场的升温,这样的高温又能持续多久呢?

    “吃茶”就要有好茶壶

    中华民族是一个喜爱喝茶的族群。俗话说:“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这句俗话还有另一个版本,叫作:“文人七件宝,琴棋书画诗酒茶。”无论说“七件事”,还是谈“七件宝”,总归离不开个“茶”字。许多老茶客认为:“宁可一日无食,不可一日无茶。”乾隆皇帝嗜茶如命,甚至开过这样的金口:“朝不可一日无君,君不可一日无茶。”而在盛产好茶的中国,对于爱喝好茶的中国人来说,拥有一把好的茶壶,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紫砂壶是从明代早期开始进入中国人日常生活的。从明代中叶起,社会上饮茶的风气和品茶的提倡,促使宜兴紫砂茗壶广泛流行起来,并为好茶的文人墨客、士大夫一起推崇。明末冯可宾的《茶笺》说:“茶壶陶器为上,锡次之。”文学家李渔的《杂说》中赞美道:“茗注(茶壶),莫妙于砂(没有比紫砂壶更奇妙的了)。壶之精者(最金贵的壶),莫过于阳羡(今宜兴)。是人皆知矣。”明代的文震亨,是个“骨灰级”的茶客佬。他写过一本书,名叫《长物志》。在这本书里,文震亨这样写道:“壶以砂者为上,盖既不夺香,又无熟汤气。”意思便是:用紫砂壶来泡茶,滋味浓、香气正。大量的文史资料告诉我们,许许多多的文人墨客,如苏东坡、董其昌、郑板桥等,都是爱茶之人。许许多多的达官政要,如乾隆皇帝弘历、两江总督张之洞等,也都是爱壶之人。到底是什么让紫砂壶流行了五百多年,其魅力究竟在哪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