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陶居工作室
邮 编:214221
联系人:朱鸿钧
QQ:397786686
手 机:13915383357

为茶而生,因文而盛 ——谈紫砂文化

 

        托物言志,书魂画魄刀骨肉;

 

        精神雅趣,茶道文心镌古今。

 

    中国人品茶,品的是悠然意境。对中国人来说,紫砂就是茶文化之集大成者,紫砂离开了茶文化就是无源之水。解剖紫砂能一斑窥豹,洞悉中国人的文化心理。

 


 

    宜兴紫砂兴于北宋,盛于明清,由于皇室消费,陶瓷发展,士大夫饮茶改为“沏泡”,紫砂而得以在全社会广为流传。民间紫砂艺人的参与,让紫砂壶有了广泛的群众基础,但是紫砂壶成为独树一帜的陶瓷文化,仅有民间艺人的制作是不够的。文化的介入使得紫砂的文化品位得以提高,使“字以壶传,壶随字贵”。紫砂壶的显赫声名是明清以来文人、茶人、陶工共同努力的结果。

 

 

    其实,紫砂壶从诞生之时文人雅士就参与其中。他们参与紫砂壶的制作往往都是醉翁之意不在壶:紫砂壶的祖师爷名为金沙寺僧人,制壶只是他修行的一种手段;紫砂壶历史上位大师,是来金沙寺读书的文人吴颐山的伴读小书童袭春(又名供春)。文人在金沙寺中长夜孤灯夜读书无暇它顾,小书童生性灵慧,在理书研墨之余却有大把的时间要消磨,于是自然而然地帮和尚抟坯制壶,很自然地让紫砂工艺实现了从僧到俗的传承。不回的走向家的方向。

 

 

    俗话说:言之无文,行之不远。紫砂壶为茶“量身定做”的实用性基因,只为紫砂壶被广泛认同奠定了基础。在其境界提升的过程中,文人风骨的注入则为紫砂壶找到了精神皈依。

 

 

        自明开始,一方面,因为市民阶层兴起,人们思想得到了极大解放。另一方面,统治者在政治上高压,选用程朱理学作为正统思想,这让文人们大感仕途无望。失望的文人们把自己对政治的热情投入到琴棋书画中,就如同清初文人李渔所著书名《闲情偶寄》。礼佛、听戏、品茗、养歌姬、收藏古字画、逛山水园林,怎么典雅怎么来,追求雅致的生活成为了每一个文人雅士的全部诉求。虽然有玩物丧志的嫌疑,但是在客观上造成了金石学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让明式家具成为家具史上奇葩,紫砂壶也是这种社会风潮的产物。

 

 

    正是大量文人雅士参与到紫砂壶的设计、制作中来,把自己的文化理念注入其中,让紫砂壶从实用的层面提升到审美的高度:一把小小的紫砂壶,诗、书、画、印四位一体,彰显的是中国文人的审美情趣;花货之上,以花鸟虫鱼等一切自然之造型成壶型,天人和一的哲学理念在壶上呈现;光货圆则浑然自如,方则威严稳重,表现的正是儒家平和中正的思想……

 

 

         在制作紫砂时,文人们常常在壶身上用刻刀来创作书画作品,用来“托物言者”,表现自己的精神雅趣。因而,紫砂上的图案也有“书魂画魄刀骨肉”之说。那些追求精神自由的文人士大夫,在现实生活中得不到满足,但是通过一把紫砂壶,能够自由地表现他们的精神风骨。

 

 

    紫砂壶,因茶而生,却因文人而盛。紫砂、文人、茶表面上看似是不稳定三角,条分缕析后才看清它们实则是超稳定的几何三角形。而紫砂出江南,只因为江南浓郁的人文氛围是孕育茶文化超好的土壤。文人的品茶制壶,在拓展紫砂壶的人文厚度的同时,提升了中国茶文化的高度,禅茶一味,高贵不俗。

 

 

         紫砂壶是有生命的,它把自己的气韵注入茶水,通过茶水实现与人的交流,因此品茶的过程就是读紫砂壶的活动。因此,从古到今,是否适于茶饮,一直都是衡量紫砂壶价值的超重要标准。无论大师还是小匠,如果用紫砂制器而不能饮茶那只能称之泥塑。当今收藏家,每拍得紫砂壶,或当成祖宗牌工期,或看作装饰品陈列,好比荆轲喜美女抚琴玉璧,燕子丹断美女臂而送之,弄巧成拙。